白色叶子

我希望我能温柔而且安静,如果不能,至少不要冷漠并且喧哗

赖床

    这是个哪都好的姑娘,侠骨柔情,胆色双绝,唯独有个小毛病,让虹猫哭笑不得。

    姑娘赖床。

    还不是一般的赖法。

    若只是贪恋床上的舒适,小小的缩个一时半刻的,自是无妨的。他家姑娘平日里日理万机,不过稍稍的放松一下,谁敢说她个不是?

    但姑娘着实不走寻常路,赖起床来可从辰时生生赖到申时。倒也不是疲乏,只是单纯的不起。

    就像现在。

    虹猫侧头看着身边的姑娘,眸子里全是无奈。

   “还不起?再不起的话可就不必起了。”虹猫开口,试图说服姑娘起床。

    姑娘正忙着玩他的辫子,听到虹猫叫她起床,立马不情愿的往被子里缩了缩,只露出冰蓝色的眼睛,和白瓷般的手—仍没放开他的发辫。

    虹猫没辙,只能任姑娘赖着。所幸也是个清闲的时候,哪里都太太平平的,没什么纷争也没什么艰难。他们也得了闲,像这般无所事事一整天也不会晚了什么事,失了什么人。

    他家姑娘想来也是清楚的,才难得的放纵自己的小性子。

    虹猫这样想着,也就放弃了唤她的念头,侧过身来揽住姑娘的腰,把姑娘拉进怀里。

    辫子被他压住一半,姑娘的手也没了活动空间。姑娘也没恼,反倒露出脑袋,往她家少侠怀里蹭蹭,阖了眸子。

    酉时啦,宫主说该睡觉啦。

    少侠抬手熄了烛火,内力将被窝又暖了暖,抱紧了姑娘。

    是该睡了,明天他家小姑娘还要出门听戏呢。

   


评论(2)

热度(108)